RCCTPE Diary | 凌晨五點的空氣 | 行義路-小油坑-陽金來回

September 2, 2015

Ride as much or as little, or as long or as short as you feel. But ride.

無論你想騎多還是騎少,想騎的長還是騎的短。騎就對了。

~ Eddy Merckx (比利時自行車名將)

這個場景再熟悉不過了。

 

凌晨4:50 手機中傳來過度歡樂的鈴聲,在恍惚中按掉,等待十分鐘給自己賴床的時間。這段時間很危險,如果一個不小心又陷入過深層的睡眠,極有可能下意識又把鈴聲給關了,雖然可以偷到這上班前一個多小時的盹,但是會一整天都後悔極了。

 

一想到這念頭,我在五分鐘餘驚醒,半開著眼走到Nespresso旁邊,機械性的按下開關,放入膠囊,隆隆的咖啡機運轉聲搭配濃縮咖啡的香氣算是前奏,空腹下肚的這杯咖啡總算開啟了我這天的意識狀態。

 

梳洗,如廁,然後很慎重的,在安靜的屋子裡進行著一連串的儀式: 打氣,檢查剎車,上鍊條油,裝一罐水,裝上碼表。轉身進臥室,拿出前一晚準備好的禮服,是的就是禮服,說衣服或說車服可能都太低估它對我們對這玩意兒的慎重度了。對於我們這種「我很弱可是我很努力」的車手而言,大概就是靠他們告訴人們我很認真,咳咳~或是~我很假掰。

 

今天的禮服是

 

POC Octal - hydrogen white

POC DO Blade - Hesjedal 

Rapha climber jersey - white

Rapha Pro Team bib shorts

Rapha super lightweight socks

SIDI wire

 

頂著高中文學常出現的「東方的魚肚白」出門,從家門口到集合點只有三分鐘。今天的集合點在行義路的松青超市。

從松青出發,沿著行義路向上,大約2.7公里會到惇敘商工。在出發後不久就會遇到行義路上第一個switchback。過了這個坡度會慢慢升高到7%左右。雖然今天的RCC夥伴阿達是很風趣的人,但是一過這個switchback,氣氛顯得有點肅殺,一路上都只有喘息聲。我的心跳表很快就來到無氧區間,我也只能一路咬著阿達的後輪,死命跟到惇敘。

 

惇敘商工右轉之後是一個平緩的緩衝區,通常這段也是總算是閒聊的開始。不過阿達似乎有意維持在這個區間,所以我們仍然一前一後的,在安靜的山路向前。走在紗帽路上,往右可以俯瞰天母地區,這時候路上車還不多,但時有散步的大媽大叔。喘息也通常會緩和一點,棘輪的聲音因此顯得很清晰。我很愛這聲音,很愛配著這背景聲音,感受著汗水從眼眶流到鏡片上,再從下巴滴到上管。

 

這段很過癮,可以一路到陽明山警察局,那是另一個節點,右轉到星巴克後緊接著是直上小油坑的路段。經過默默拉強度的25分鐘,阿達和我也很有默契地終於開始聊天。從星巴克到小油坑是一個意志力的考驗,剛開始的800公尺,平均坡度11%,之後就是間歇的小陡坡,有人可以閒聊讓這一切舒服不少。

 

這陣子北部單車圈子裡最大的舌根便是上周的比賽裡的小屁孩風波,在晨騎的閒聊自然免不了得八卦一下,聊聊各車隊的特色,哪些車手的強度啦態度啦: 這個人很強可是很謙虛又低調,某某簡直像怪咖...云云,就在我們讚嘆某車隊的元老真強的時候,我們抵達了小油坑橋。小油坑橋往左方看入山谷,如果有陽光而且沒有霧的時候,這個景色會很像瑞士般的寧靜而令人滿足。過了小油坑橋我們又安靜了下來,這是到山頂前的強度時間,在休息前的無氧訓練,再經過一個小switchback,會直接朝著朝陽的方向騎,一路騎到登山點小油坑。

 

小油坑這時候陽光已經直射,但即將入秋的此刻仍然微涼。稍作休息以及補充水分之後,阿達變折返下山回家,我看了看時間,想到這個早上沒有手術排程,實在應該趁機把昨晚的晚餐多燒一點,於是便戴上眼鏡,朝著金山下滑。


下坡對於我這體重,很輕易地就會把速度拉得很高。將近18公里的下坡讓我滑的很過癮。下坡時我是必須非常專注的,在每個過彎都很心無旁鶩的注意路況。滑過了天籟會館是一個很長很直的下坡,在這個路段時速超過60公里是很簡單的事。經過將近20分鐘,來到金山7-11,補充了飯糰跟咖啡便回頭往陽金山路爬回。

 

一個人的陽金公路很單調但也很豐富。第一段到八煙會館是剛剛最過癮的直下坡,也是整段爬坡最枯燥的部分。這段爬坡沒有樹蔭,我踩在tempo區間緩慢的向上騎,好幾次我想拿掉眼鏡,卻又讓陽光照得睜不開眼。進入了陽明山區指示牌,樹蔭總算讓這爬坡輕鬆不少,接下來的路程是穩定平順的上坡,沒有過多起伏,這樣很舒服,我維持在比有氧稍高的區塊踩踏,偶爾會有藍鵲在身旁的樹林跳躍著,在這種狀態下我感到無比滿足,如果可以(有足夠的補給)我幾乎可以一直這樣踩下去。

 

放空了好一陣子不知不覺到了馬槽橋,這個點是攻擊的好地點,我也不自覺得再把強度拉高。心跳瞬間爆高,呼吸也幾乎到了極限,肺部肋間肌與股四頭肌幾乎同時要炸裂,是自虐,也是快感,而恐怕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,這也是榮耀。

 

Ex Duris Gloria, Glory Through Suffering. 我就是頂著這自嗨的榮耀回到這山頂的停車場。

 

兩個小時前這兒聚集著三三兩兩早場的車友,阿達還在旁邊喝著水,現在我一個人回到此地,眼見下方陸續上來其他晚場的騎士,我心裡想著德國名將食人魔 Eddy Merckx說過: 「無論你想騎多還是騎少,想騎的長還是騎的短。騎就對了。」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:

深夜的救贖

October 13, 2016

RCCTPE Diary | RCCTPE Ride with ATC | Rule #5

September 27, 2015

RCCTPE Diary | 凌晨五點的空氣 | 行義路-小油坑-陽金來回

September 2, 2015

1/2
Please reload

© 2016 by C/T Design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
  • Grey Instagram Icon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